怎么跑了这么久还没到,凌洪手上拿着步行手杖,小跑的速度就像以前的百米冲刺的速度一样,跑了十分钟,凌洪都已经觉得自己都快跑出这个沼泽地了。

    怎么半幢鱼人房也没有看见,不会是韦伯蜘蛛脑袋不太好使了,指错路了吧,凌洪被韦伯用同伴的性命威胁过来抄鱼人的老窝,心里还一肚子的火呢。

    那是?

    凌洪突然看见了远处出现了一片木结构围墙,难道是谁的营地?凌洪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开始慢慢接近那个木结构围墙,这应该是一个营地没错了,靠近了一些以后,凌洪看到了营地的围墙后面,一大片破落的屋子,和好几片小水潭分布在屋子四周。

    显然,这些破落的屋子应该是鱼人房没有错了,鱼人房和猪人房其实也还是很容易分辨的,很庆幸,凌洪一眼扫去,并没有看到半只鱼人,看来鱼人为了消灭蜘蛛真的是倾巢出动了。

    凌洪并不着急现在就去摧毁鱼人房,凌洪更好奇的是竟然在这么鱼人地盘范围之内竟然会有一个穿越者营地,显得那么的突兀,更是引起了凌洪的好奇心。

    虽然一眼就看到营地里并没有人了,凌洪进入营地还是显得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地上了的几个狗牙陷阱,凌洪可不知道狗牙陷阱对自己有没有用,反正凌洪是一点都不想去尝试一下效果的。

    这个营地的科技只有二本,看样子营地主人发展的也并不怎么好嘛,温度计,晒肉架,帐篷,冰箱,烹饪锅,倒是一个都不少,竟然还有一个鸟笼,马马虎虎也还算行,凌洪细细打量着营地的物品。

    “哇~我说呢,储物箱原来在这个角落里,营地主人挺会藏东西的呀!”

    凌洪来检查这个营地其实就是奔着储物箱来的,那些建筑物凌洪根本看不上眼,自己的营地可比这个上档次多了,储物箱里面可说不定有好多的宝贝呢,一个人不可能把好东西随时带在身上的,营地的储物箱当然是存放宝贝最好的地方了。

    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储物箱,凌洪还是有些阴影的,之前也开过别人的储物箱,那场大火还是历历在目,差点烧死了自己的小切,虽然看样子这个箱子也不可能是陷阱,凌洪还是打开的万分小心。

    第一个箱子都是一些常见的材料,数量也还客观,石头二十三个,蜘蛛网四十六个,干草一组,木头一组,犬牙五颗,触手皮四块,硝石五块,燧石七块,雪鸟羽毛三根,虽然材料普通,但是塞得满满当当的。

    第二个箱子明显就是各种珍稀材料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宝石,红宝石一枚,蓝宝石五枚,噩梦燃料五团,黄金七块,竟然还有三把狼牙棒。

    五团噩梦燃料显然是凌洪现在最看重的东西了,宝石什么的凌洪现在可是才大气粗,就单单在海象岛就带回了四十六枚宝石。

    蚊子腿再细也是肉呀,凌洪可不会放过这些资源,要怪只能怪营地主人命不好了,凌洪可是不想留下一根干草的。

    营地里显然只有一个人居住,看帐篷就可以了,只有孤零零的一顶帐篷在整个营地的中央,凌洪自己的帐篷可是例外,野外帐篷整个饥荒世界大概也就独此一份了吧。

    和邪恶的生物鱼人住在一起,不是死了的话,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帐篷嘛,之前鱼人追自己,跑得太匆忙了,凌洪连拆下系统帐篷的三脚架都丢了,刚刚好,这个帐篷补贴回来,凌洪二话不说,拆起了眼前这顶帐篷。

    既然自己已经给这个营地的主人定性为邪恶的人了,凌洪拿起东西来丝毫不手软,篝火边竟然还有一个锤子,凌洪本来还嫌徒手拆东西麻烦,现在看来一点都不麻烦,通通敲掉带走!

    远在蜘蛛森林外的秃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窝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自己的召唤物对战周灵和阿林站了上风,更是洋洋得意,不过也是更加的戒备起来,毕竟凌洪还没有出现,保不齐就会从哪里冲出来给自己一个偷袭。

    秃头男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营地正在遭受着一场大难,一场大洗劫,原本营地建造在鱼人房边上,秃头男都认为饥荒世界里没有哪里是比这里更安全了,鱼人就是自己的免费看家打手,没想到恰恰就是鱼人和自己都倾巢而出的这个时候,一个强盗进去了。

    凌洪装到最后,小偷背包和胸前这个背包都装得满满当当的了,还有很多东西带不走,周灵又不在身边,没有新的背包了,凌洪干脆用系统帐篷的大帆布把剩下的所有东西一裹,都放到了营地门口,等走的时候一并带走。

    凌洪并不知道这个营地就是秃头的,不然或许还会再放个火,把营地最后的围墙也给烧了吧。

    接下来就是做苦力活了,凌洪提着秃头营地里捡来的锤子开始拆鱼人房,看着这么多的鱼人房,凌洪是一点都不想放过敲下来的每一片木板和石砖啦,可惜自己的背包已经塞得满得不能再满了,这么多鱼人房,就从最近的开始拆!

    “什么人!咳咳~胆敢闯入鱼人驻地!”

    凌洪正拿着锤头敲得正欢呢,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凌洪身后挺远的水塘中一幢红色鱼人房里传出来,凌洪回过头,这才注意到了那幢精致的红色鱼人房。

    鱼人房边上还有一只年迈不堪的红色老渔人,老渔人身上干瘪的鱼鳞,还有摇摇晃晃的身形都预示着这只老渔人的年纪应该是十分的大了,他的下巴上竟然还长着一撮胡子,手上一根钓竿,这不就是海难里面的老渔人嘛!

    原本凌洪几乎都要以为韦伯的委托并没有什么危险了,可是看到突然出现的老鱼人,凌洪隐隐升起一股危机感,这个老渔人应该不是海难里的渔人吧,为什么会出现在沼泽。

    虽然眼前这个老渔人看上去很老了,甚至凌洪感觉自己一推他,他就会倒在地上了,但是凌洪一点都不敢大意,竟然还有智慧能说话的老渔人,绝对是敌非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