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呼出一口白雾,风雪不仅没有变小,反而变本加厉,李染甚至不敢往远处看去,那里只有让人绝望的灰白,像极了他小时候看电视看到的雪花屏。

    一步比一步艰难,下半身似乎失去了知觉,他记忆里的小楼还没有出现。

    为什么刚刚要提出那样的意见?出来了怎么不抓紧时间自己逃跑呢?

    后悔不可避免地涌上心头,面对生死,人大半都是自私的。

    李染不是圣人,相比于被活活冻死在夏天,尸体都无人收拾,一个人逃跑无疑充满了诱惑力。

    就这点来说,他很能理解车厢里那群人的怀疑。

    只是他们根本不明白,就这条不足两千米的路他都走的如此艰难,逃跑真的还不如回去车厢等死。

    视线越来越模糊,他不敢回头,理智和求生欲都在逼迫他打消原路返回的念头。

    路没有错,即使看不到小楼,但它绝对比巴士离自己近。

    尽管用力喘息,氧气却仿佛越来越稀薄,窒息感压抑着一切思维,他只能本能地感觉维持着他生命的某种能量正在缓慢而明显地流失。

    他突然想起奥特曼,如果他的肚子上现在也有盏灯,那么肯定在叫个不停。

    可是他不是奥特曼,不能飞也没有绝招,此时此刻,他就是个死兆星高高挂起的普通人。

    身体不知何时突然失衡,他的脸都快要接近雪层的时候,脚上的痛感才姗姗来迟,通知他的大脑它绊到了什么什么东西。

    “砰。”

    很低沉的倒地声,不知是积雪为他分担了重量的原因,还是他彻底失去了知觉,什么痛苦都没有,倒是软绵绵的,像躺在家里温暖的床上,很舒服。

    睡吧,睡吧,睡了就没有任何负担,睡了就不会再有任何痛苦。

    脑海里的某个声音温柔地劝慰着他,让他做个好梦。

    黑暗今天第二次包裹着他,比睁眼时的白色顺眼了太多,他想微笑,可是嘴角都不听他的使唤。

    理智彻底消散之前,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急促地脚步声。

    “醒一醒,醒一醒,快,过来,这里有个人!”

    ……

    “徐哥,说好半个小时返回,都过了25分钟了,暴风雪还这么大,他们……”清子实忧心忡忡地站在车厢里唯一没被雪堆堵住的出口,向身旁的徐哥问道。

    “没事的,别站在这里了,进去坐着吧。”徐立春拍拍他的肩膀,声音一如既往地让人心安。

    “对了徐哥,你觉不觉得,刚刚有个人……”

    “徐哥……”

    清子实话没说完,处理完了伤者的女人面容憔悴,正好走了过来,欲言又止。

    徐立春对清子实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对女子说道:“乐小姐,你不用自责,早说晚说其实区别不大,有一个人挑拨必定会出现刚刚的情况。”

    “可是我……”

    “我们还有劳乐小姐来治疗我们,应该是我们对你道谢才对。”

    “哪有,我只是尽我的……”

    “啊!!!”

    尖叫声突然从后车厢传来,打断了三人的对话,他们都脸色一变,往里跑去。

    胸口挂着照相机的男人左手正用手臂架住一个手臂用衣服固定起来的女人,右手举着一把水果刀,尖叫声正是来自他臂弯中的女人。

    还能动的人都站了起来,正在和他对峙。

    “怎么了?”徐立春目光一凝,赶紧他们问道。

    “我女朋友她,她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就是前些日子警察通缉的那个杀人犯!”人群中的一个平头青年结结巴巴地说着,手足无措。

    “大家先别急!”徐立春提高音量,先安抚住乘客,然后转头看向男人,问道:“你想做什么?”

    “让我出去。”男人声音沙哑,和刚刚他表现出来的愤世嫉俗不同,现在的他满面平静,似乎根本没在挟持别人。

    “可以。”徐立春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他的要求。

    “靠边,让我过去。”男人也不奇怪,架着女人就往他正对的人群走去。

    “你先把她放下来!”其他人犹豫了一下,默默往一旁散开,平头青年却不放心,正挡在男人的面前。

    “哦?呵,还挺有情有义的。”男人说着,收紧了臂弯,水果刀正对平头青年。

    “念……青,别……别过来,你会被他杀的!我姐姐就是,就是……”女人用手扯着他的手臂,带着哭腔对叫做念青的平头青年说道。

    “怪不得看你挺眼熟的,原来是她的妹妹,你姐姐死的时候还叫着你的名字,啧啧,真是感人的姐妹情,就是不知道你和姐姐在床上是不是一样能干了~”

    “你这个畜生,老子杀……”

    “念青!”徐立春眼看平头青年就要出拳,赶紧出声制止,“别冲动,我保证你女友没事,不要受他刺激,让他过去吧。”

    出事之后,他的话一直很有威信,刚刚质疑他的人现在反水更加证明了他的清白,念青看了看对他奋力摇头的女人,又看了看目光沉稳的徐立春,咬咬牙,低着头让到一边。

    “呵呵,孬种。”

    “够了!”徐立春突然爆发,一声利喝,“别给脸不要脸,到门口放下她,滚!”

    男人不久前才被李染怼,现在又被徐立春怼,一脸的轻松闲适瞬间被愤怒和疯狂替换。

    “妈的,你以为我不敢杀她么?!”

    男人应该不止杀了一个人,愤怒都无法影响他的手,刀准确地抵住了女人的颈动脉。

    “不要!”一旁的念青吓了一跳,大叫道。

    “你当然不敢。”徐立春仿佛没有看到男人的动作,轻描淡写地说着,手默默伸入西装里。

    “你干嘛?把手拿出来,不然我就杀了她!”男人死死盯着他的手,刀已经划破了女子的肌肤,些微血缓缓渗出。

    “那么紧张干什么?”徐立春突然笑了,把手抽出来,摊开手掌,只有一包烟盒。

    “要来一根么?”神色自若地抖出两根烟,叼起一根,他拿着另一根向男人问道。

    男人不说话,手臂收的更紧,女人不敢挣扎,扯着男人手臂的手力气越来越弱,脸胀得通红。

    “年轻人,说真的,抽一根,然后把刀放下,我们还能好好谈谈。”徐立春说着,把手中的烟向男人抛了出去。

    烟在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直直摔在男人的身前。

    “你...啊!”男人警惕地盯着烟盒,刚要说话就是一声闷哼,刀脱手而出,扣住女人脖子的手臂也失去了力气,整个人直接扑倒在地。

    在他刚刚脑袋所在的位置,有一把安全锤在昏暗的车厢里闪着寒光。

    “东来,有火么?”

    车厢里一片寂静,只有徐立春的声音悠然响起。

    ......

    一股久违地暖意从脚走遍全身,李染差点舒服到大声呻吟出来。

    我没死么?

    “小吴,他手动了,快过来!”

    兴奋地声音好像来自很远的地方,又好像就在耳边响起。

    话音刚落,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真的醒了么?你不是学医的么,快给他检查检查呀!”

    “检查个屁呀!当了这么多年朋友,你都不记得我是个兽医么?”

    “兽医也是医生呀,你总不能让我这个半吊子来检查吧,说不定别人没死都给我不小心整死了。”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李染慢慢感觉身体的支配权回到了他的手里,尝试着睁开了眼。

    入眼就是一张浓眉小眼的大脸,吓得李染本能性地就是一脚过去,溅起满地水花,直捣黄龙。

    浓眉小眼的大脸顿时扭曲变形,很快缩成了一张小脸。

    “你这也太狠毒了吧,我们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穿着警服的高个后怕地往后退了两步,脸色复杂地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友人,说道。

    “救命恩人?”李染呢喃着,想起了最后他扑倒在雪地里的画面,以及之后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浓眉小眼的男人还在地上打滚,李染赶紧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睡在三张凳子拼成的床上,身上披着几件衣服,脚正踩着装了热水的水盆里,刚刚模模糊糊的暖流应该就是来源于它。

    看他现在的状态这两位老哥显然对他照顾有加,他却差点让其中一个人断子绝孙,李染更不好意思了,老脸一红,急忙说道:

    “这个,对不起,大哥,真的对不起,我这不小心被吓到了,来来来,我扶你起来!站起来跳一跳会好很多!”被李染慢慢扶起来,穿着白大褂、浓眉小眼的老哥还在修炼“武当”心法,颤颤巍巍地回答他:

    “老,老弟,你这一脚也太准了,你实话实说,你,你是不是练过的?”

    没有练过,但不久前才捣过蛋。

    李染心里想着,看到怀里的老哥越来越惊恐的表情,他赶紧奋力摇头。

    “没没没,对了,大哥,我昏过去多久了?”

    一旁的高个警官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说道:“十分钟左右吧,幸好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才晕倒不久,这么大暴风雪,这桥今天还被封了,你怎么还在那里走?”

    李染没有回答他,视线定在桌上一直摇晃不定的蜡烛。

    “警官,这里是下桥电梯对面的那个小警卫室么?”

    “嗯?对,看来你就是来找这里的?”

    “没错,警官,这里没电么?”

    “刚刚开始下雪的时候就没电了,”高个警官呵出一口气在手掌里,搓搓手,“不仅没电,还没有信号,连收音机都听不了,这鬼天气。”

    一场大雪让收音机都听不了,怎么可能?

    “警官,能借一下你的收音机么?”

    “随便拿吧,不用试了,整个屋子我都转了一遍,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政府肯定会发公告,我们刚才就是出去找信号,不然还遇不到你。”

    “外面的情况说不定比这里更差。”

    李染回想起徐立春的话,不详的预感前所未有的强烈。

    “警官,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李染大致将巴士的事讲了一遍,高个警官和缓过来的矮个兽医却都陷入了沉默。

    “警官……”

    “别叫我警官了,李老弟,我姓刘,你就叫我刘哥吧。”

    “对,你也别叫我大哥了,太社会了,我姓白,你叫我白医生就行。”

    “就你这兽医还医生。”

    “刚刚是哪个王八蛋说兽医也是医生的?”

    两人说着说着又抬起杠来,李染不得不打断他们。

    “刘哥,白医生,我从暴风雪里走出来的,我知道有多危险,可是那毕竟是十几条人命,你们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能联系一下附近的警察……”

    “老弟,”刘哥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帮你,你也知道我们对面就是可以下桥的电梯,在你来之前我们就试过了,没电,根本下不去。”

    “下面不是也有……”

    “今天桥要维修,我们大部分人都休息,楼下还有一个哥们,下雪一开始还联系的上,后来就联系不上了,现在整座桥只剩我们两个人,积雪这么深,车也不能开,我们三个就算出去了又能改变什么?妈的!我真没用!”

    刘哥一口气说完一大段话,竟然说得生起自己气来,摸出一根烟在蜡烛上点燃,一边抽着,一边靠着门跌坐在地上。

    “李染,你也想开点,你们不是还有几个人出去求援了么,说不定他们已经被找到了,现在过的比困在这里的我们好多了。”

    白医生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说实话,李染仅仅只是有些遗憾,没有多少愧疚感。

    他已经尽了义务,还差点为此送命,两人说得没错,就他们三个人去也只是杯水车薪,救不了人还多牺牲了两个无辜的人。

    三个人各想各的,都没有说话,小屋内诡异地安静下来。

    几道杂音突然从房间的某处传来,渐渐密集,汇成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

    “……朋友们,市民……们,由于气温异常下降,本市即将……紧急备案,请市民……军队的带领下前往……避难所,请……前往……,请江滩附近……前往……大桥下,……嗞嗞……”

    屋外的暴风雪依旧猖狂,屋内的三个人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摇曳的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