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百荼,小名白菜,她爷爷给她起的。

    年龄保密,江城本地人,在市医院做实习护士,今天坐这辆平时不怎么坐的巴士是为了去吃昨天晚上做梦都想吃的汤包,为此昨晚还失眠了一会。

    护士的实习不算很顺利,既没有碰到想象中的帅气男医生,而且还因为长得太好看受到了同事的排挤。

    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意向,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工作,尽快转正,多赚一些钱,摆脱父母的掌控,能够自由地买很多化妆品和小裙子,顺便说一下,她最喜欢的化妆品是……

    “等等等等一下!”对话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向了奇怪的方向,李染实在听不下去了,“你们到底在干嘛?聊天么?”

    “不然呢?”乐百荼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白了一眼打扰她聊天的李染,还坐在地上的她继续兴致勃勃地说道:“对了,刚刚我说到哪里了,哦对!我最喜欢的口红是……”

    “停!”李染奈何不了自说自话的乐大小姐,只能把目光投向被乐百荼轻而易举带了节奏的另外两人,没好气地说道:“白医生,刘哥,你们刚刚一直都不问她点正事么?”

    “不是呀,小李,我们一开始确实是问了的呀,”刘哥哭笑不得说着,“只是这个白菜小姐实在太能聊了,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带跑了。”

    “行吧,我来问。”李染走到她的身前,学着刘哥和白医生,蹲了下来,平视着乐百荼的眼睛,“乐百荼小姐,在我离开之后,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除了你以外谁都不在?”

    “别叫我乐百荼小姐,”乐百荼打了个寒颤,没好气地瞪了李染一眼,“都说了,叫我白菜,不然你和刘哥一样,叫我白菜小姐也行。”

    “你的原名难道不叫乐百荼么?白菜你不是说是你爷爷给你取的小名么?”李染不明白怎么就把她惹生气了,反问道。

    “是呀,”乐百荼爽快地点点头,“我的原名就叫乐百荼呀。”

    “那我叫你的名字你怎么还不乐意?难道说你的名字还有什么故事?”李染更加迷惑,好奇地问道。

    “不呀,白菜听起来比我名字好听一些。”

    “嗯?”

    “嗯什么嗯?难道你不觉得白菜这个名字更加顺耳一点么?”

    “这就是你不让我叫你本名的原因?”

    “对呀,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乐百荼反问得理所当然,问完还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

    还以为有什么故事的李染一阵胸闷,按捺不住想要吐槽,突然反应过来话题不知何时已经被乐百荼带偏到了爪哇国。

    刘哥,白医生,错怪你们了。

    连一向冷静的自己都中了招,李染抱着歉意回头看向两人,此时,两人也正在看着他,六目相接,惺惺相惜起来。

    “噫!你们几个在干嘛呢,gay里gay的,哦!你们难道说就是那个什么年下攻和年上受,天呀,还是3p,可是就你们这颜值,一点也不萌。”

    “我怎么就成受了?!还有,什么叫就我们这颜值?!”

    刘哥,吐槽的重点是这个么?你看起来好像还懂挺多的呀?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不然话题再也扯不回来了。

    李染心中一惊,醒悟过来,抢在乐百荼开口之前说道:“这些都不重要,乐百荼小,不,白菜小姐,你能不能先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

    “什么问题?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楚。”

    原来你就只听到你的名字就没听了?!

    李染强忍住喉头一股鲜血,说道:“我想问你,在我出去之后......”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对吧?”乐百荼没等他说完就接过了他的话,“我想起来了。”

    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再说么?

    李染压下心中吐槽的*,点了点头。

    “在你和另外两个人出去以后,发生了不少的事,”乐百荼顿了顿,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但是大多我都记不清楚了。”

    别拦我,我要打死她!

    李染心里的怒火不断上涌,侵袭着他的五脏六腑,他拼尽最后的意志力,和颜悦色地问道:“那还有小部分呢?你应该记得徐立春他们是为什么离开的吧。”

    “哦,原来你是要问这个!”乐百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你早说不就行了,真是的,还非要问我一大堆,我一直忙着包扎伤口,哪里记得那么多事。”

    我问了一大堆么?!正常人听到刚刚的问题难道不会首先就想到这件事么?!

    “是我的错,我没有考虑那么多,”看在她是唯一知情者的份上,李染只在心里发泄了以下,脸上的笑容依旧殷勤,“白菜小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离开了,只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知道错了就好,”乐百荼听到李染的认错,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们出去了有一会,有人又开始怀疑你们自己跑了,后来,那个领头的徐哥用收音机听到了军队的广播,说军队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驻扎着,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赶紧去找军队。”

    “宁勇男和那个胖子都没有回来?”

    “没有,我为你们抗议了,结果大多数人根本不听我说话,一致认为你们跑了。”

    “呵呵,”听到这,一旁的刘哥突然冷笑一声,“他们不过是想找个借口,好受一点罢了。”

    李染心里早有准备,现在只不过验证了他的猜想,虽然谈不上原谅他们,但是如果换作是他自己,他也不敢断定自己不会选择放弃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来让自己活下去。

    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他很干脆的一笑而过,继续向乐百荼问道:“先不说这些,白菜,他们都走了,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难道是为了等我们?”

    “什么叫难道,我这么善良的人,留在这里等你们很奇怪么?”乐百荼说得理直气壮,李染却越发狐疑。

    “如果说你在这里等我们的话,你怎么还晕倒了?”

    “天气太冷了,”乐百荼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抖,“我在那里坐着,不知怎么就眼前一黑。”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呀,你看你还不是冻得发抖,我一个弱女子被冻晕了有什么奇怪的?”乐百荼不躲不藏,自若地和李染对视。

    “冻晕当然正常,可是车里虽然也很冷,但总比外面暖和不少,应该不至于把你冻晕吧,更何况你也算是个护士,自己状态不好怎么还会在这里坐以待毙?”李染一字一顿地逼问着,目光渐渐锐利起来,死死盯着乐百荼有些闪烁的眼睛。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撒谎了,”刘哥和白医生也向乐百荼投来怀疑的眼神,她终于坚持不住,破罐子破摔,大声说道:“我确实是在这里等你们,但是我不是被冻晕的,而是被人打晕的。”

    “谁把你打晕的?徐立春?”答案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李染赶紧追问。

    “不是,也是个穿西装的人,叫什么来,诶,什么来什么来着......”

    “贺东来?”

    “对对对,就是他,没错,就是贺东来。”

    ......

    巨大的水族箱静静立在墙边,在黑暗中流散出一片迷幻的蓝。

    斑纹不齐的大鱼一次又一次张开口,不辞辛苦地吞噬着一条又一条四处逃窜的小鱼。

    有人背着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小方天地中的一切。

    “博士,您要的人到了,是让他现在过来还是等会您再见他?”恭恭敬敬地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让他进来吧。”

    “是。”

    箱中的大鱼还在四处搜罗,只是小鱼已经所剩无几。

    “等一下,顺便跟养育房的人说一声,多放点鱼,这次稍微大一点。”

    “是。”

    大鱼似乎终于吃饱了,歇了下来,慢慢在水中游弋。

    “博士,你好。”此时,有人走了进来,向他问好。

    “客气什么,”他不再看水族箱,微微转过身,露出棱角分明的侧脸,“我说过,你还会回来这里。”

    “博士,我知道这样说可能不礼貌,可是您为什么非要把我...”

    水族箱的角落突然涌出了不少的鱼群,每一只都比刚刚的小鱼要大上不少,大鱼忽然又来了兴致,一口吞下离它最近的一只。

    “嘘!”博士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来人安静,然后轻声说道:“不要那么大声,会影响我的实验。”

    来人的话被噎了回去,仿佛陡然失去了再说的勇气,皱着眉看向水族箱里的屠杀。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让那个老头知道你干的事?坏了你的好事?”他凑近了水族箱,一边如痴如醉地看着奋力捕食的大鱼,一边问道。

    “没有,我不敢责备您。”来人慌忙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

    “何必对我隐瞒呢,你明知道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你内心的不甘,还有对我的愤恨和恐惧。”他像在朗诵着什么优美的诗歌,声音柔和得恍如梦呓。

    来人不知不觉中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低下头,像水族箱里的鱼一样不断张合着嘴唇,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别我并没有要责怪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不要紧张,放轻松一点。”

    “是...是,是。”来人涨红了脸,满头大汗地挤了半天,终于从喉咙深处挤出这个字。

    他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朝他走进了几步,漫不经心地说道:“想来想去,那个项目,果然只有你最合适,你说呢?”

    “我……我做不到。”来人低声回答,一如蚊鸣。

    他低下头,耳朵凑到来人嘴边,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好的好的,你说你非常愿意,甚至都等不及了,对么?”

    “我……”

    “对么?”他带着和煦的微笑,又重复了刚刚的问题。

    大鱼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直到对上一条只有它一半大的红鱼。

    “……对。”

    艰难地吐出违背原则的答案,来人被抽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倒在地。

    “欢迎你的加入,我相信我没有看错人。”他对来人伸出手,干净白皙的脸上露出少年般爽朗的笑容。

    红鱼缓慢地接近着大鱼,大鱼熟视无睹。

    来人呆呆望着他纤细的手,僵硬地伸出自己的手。

    红鱼张开嘴,亮出一口尖牙,咬向大鱼。

    他轻轻用力,把来人拉了起来。

    大鱼灵巧地躲开了红鱼的袭击,被激怒一样直接反咬过去。

    “你以后就不要再用人杰这个名字了。”

    大鱼的牙齿深陷红鱼的身体,红鱼剧烈挣扎着,硬生生扯掉了自己的小半身体。

    “嗯。”

    大鱼自以为赢得了胜利,正准备好好品尝嘴边的美味,却没有注意到迅猛扑来的红鱼。

    “只要你完成我的要求,你要的,我全都可以给你,你不敢要的,我也可以给你。”

    大鱼的鲜红的血染红了水族箱,红和蓝交相辉映,流光溢彩。

    “嗯。”

    红鱼咽下大口的血肉,受创的身体止住了流血,速度比刚刚更快上几分,和红鱼一样扑向其余的小鱼。

    “这条鱼送给你,就当作我给你的任职礼物了。”他指了指四处捕食的红鱼,说道。

    ……

    “砰!”

    敲击声猛然响起,车窗震了一下,裂纹更加密集,

    “车外有人!”乐百荼惊喜地叫了一声,对李染三人说道:“说不定是宁勇男他们回来了!”

    李染却没有什么惊喜,盯着车窗外摇摇晃晃的人影,想到桥上的遭遇,心里一沉。

    “李染,是他们!”白医生也注意到了异样,走到李染身侧,小声说道。

    此时,窗外的“人”又是一记强力的敲击,车窗玻璃看上去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一个劲地掉下玻璃渣。

    顾不上再想更多,李染低声对一旁的白医生说道:“你带刘哥,赶紧跑!”

    “那你呢?”

    李染揉了揉太阳穴,一边走向乐百荼,一边轻声说道:

    “我来处理这个麻烦。”